[启示]seeyin.my

换到seeyin.my去了——另一头见!

Advertisements

二十岁几的挣扎

激发我写下这篇文章的,是最近发生的小插曲;

男朋友抚摸我的额头的时候,脱口说:「好多皱纹」。这不是第一次了,他像是考古一样,眼眯成一条线端量,用手抚平我眉间密密麻麻的轨道,又兴致勃勃地说:「啊,你的手也是。看看你的手,手心和手背满满的皱纹,你才二十岁几…」

女性主义世界里理想中的反应本该是举起两根中指,以 Cara Delevingne 的招牌姿态说:“i don’t give  a f*”;但当下我却一个鼻子酸,一下就哗啦啦地泪如雨下,委屈得我平时的理直气壮也挪不动——就摊在那里该死地眼泪直流。男人,哎,肤浅!

不懂我的人,小简介:我是个二十岁几的女孩,有很多梦想和幻想,曾经带着背囊和一股牛逼的勇气就行走天涯,如今在职场上打滚不多就刚满两年。对一些熟悉的读者,几年前的那个女孩,是一身古铜色的肌肤、一架相机、十多kg的臭背囊、破旧的黑皮鞋,还有乱七八糟的头发,奇怪地在伊斯坦堡念书,乱睡陌生人的沙发和在罗马尼亚荒野乱跳别人的货车……皱纹?什么?我的双手要强壮有力,来提背囊、起火、自卫(随身有一把手刀)、握手感谢一路帮助我的贵人…

皱纹是什么?!!

认识狼先生,我以为流浪是一辈子的事了。在大学毕业前夕家里发生了一些事,让我这大姐姐“改邪归正”,将心态调整到当时年纪该有的抱负和认知自己“该做的事情”。像每个毕业生一样,我在一家大贸易找到了一分差事。待遇不错,说真的,真的很不错,比喻:身边共事的二十岁几,积极向上月入过万。我在公司附近的公寓租了间房,中房外加一个挺宽阔的私人阳台,比起想象中的外劳式生活舒适多了。吃的、穿的都挺好,有能力买自己喜欢的香水和化妆品、可以计划更遥远的旅程和入住挺好的酒店。跳货车和沙发客像是好遥远以前的事了。

二十岁几的这个阶段,我深明一件事,就是我是幸运的。要抱怨什么,我该被天打雷劈,直送十八层地狱。

然而,二十岁几的挣扎,不是没有的。相信大家多少都阅读过在面子书上像流感一样流行的「二十岁几女孩应该有的思想」、「二十岁几女孩要懂得的100条人生经验」、「二十岁几女孩该培养的习惯」,等等 😕😑 他们说二十岁的女孩要:

  • 培养品味和气质
  • 重视自己的身体
  • 拥有健康的心态
  • 养成看书的习惯
  • 学习理财和投资
  • 运用自己的美貌
  • 尽情体验生活和世界的美好
  • 同时间学习经营感情
  • 找个能帮你实现梦想的老公(???!)
  • 等等……

我常在想,现在这样是不是一辈子了? 我的下一个转折点会是什么呢?我是不是该摈弃睡觉前刷面子书吸收一大堆垃圾咨询的坏习惯,好好地关心时事和人文焦点?我该不该将我美容的费用拿去赞助个非洲的小孩?还是更积极地参加一些社团活动,到乡间install water filter 或在茨场街派牙刷和日常用品?多阅读世界名人的自传和参与TEDx讲座?数码时代,我该懂什么最新的tech咨询?该不该上tinder?什么样的朋友思想优秀该深交?我有尽到好孙女、好女儿、好姐姐、好女朋友的责任?运用的言语,在职场上、在女友面前、在男友面前——正面吗?我要树立的印象?我想成为这么样的女人?神明和上帝?!

因为深知这二十岁几的判断和决定是危及和影响深远的,这些问题就像一列又一列的火车在脑海里上演惨剧,还来不及消化第一个问题,下一个问题又横冲直撞上来。

现在来个皱纹?!

22076372

姐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。

IMG_6629

keep fighting!

p/s:如果你有共鸣,请留个言 😀 顺便推荐一下防皱纹护肤品?

 

爱与恨

从我的部落格地址应该可以猜到,我主张爱,也尝试(只)分享对于生活、感情、和世间万物的“爱”。

当然,我也终究是个凡夫俗子,也有“恨”的时刻。认识我的人,都知道我是个爱恨分明的小女子。爱之深切、恨则入骨。好事是,“恨”相比起我这生人热爱过的人事和物,屈指可数。就热切地憎恨过这两号人物——小学三年级欺负我的吕同学(好想列出大名,但还是别生事;毕竟那是幼稚无知的年代),和这一年来共处事的M同事。

M同事(终于)在上个星期递上辞职信,身边有许多为此而开心的人。这些日子以来因为此队友而被不公的对待,我持续抱怨和怨恨。这个心腹刺一走,大家以为我是最大的赢家,本是最开心的一个。其实恰恰相反。

她过来道别的时候,泪眼汪汪。我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,在耳边说:I wish you all the best.我真心地想祝福她一切安好,不管在工作方面或生活上。心里的感触很深,也非常矛盾,因为我确实曾经恨透过她的自私、以及在许多层面上我不认同的价值、被标榜为不道德的行为和举止。她在的时候,大家说我太偏激;她走的时候,大家都拍案叫绝。

我很难过。

开始走出对她的恨,是我在面子书上看到的这行字:

1901544_10152101081126752_8254304965170338675_n

立即生效的一行字。

因为这行字,我学习接受并尝试了解。那是一个比“怨恨”更费力的过程,因为这个过程真正的要诀,是放下身段——放下自己的判断和成见,与其立马否决他人,不如尝试感同身受。事到如今,我还是没办法认同她的行为。但换个角度想想,每个人从婴孩到踏入社会,都不会只是个个体。你是这个社会的产品,是国家和公司体制下的产物,是你家人和身边的朋友的一面镜子,一切都是紧紧相连,息息相关的。

所以,我不怪她。我只希望她的生命里会出现比我更好的人,将恶劣的习惯潜移默化。一个人的价值观会透过生命不同的阶段而改变,我真心希望如此。

写下这篇文章,不是要吹捧我的“大气”。而是要记下我的“小气”,要时刻提醒自己:
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

我要谢谢M同事,给我上了这堂宝贵的课。

共勉之。

25

有一种思念,是生活。

它不是轰轰烈烈的,它低调平淡,你看不见它。但它就确确实实地活在你的日常生活里,伴你上班、伴你入睡、伴你交际——在人群里,在孤独中,在你的笑,在你的哭。你知道,它是一辈子,也会忠实地伴你到天涯海角。

那天早晨上班途中,向东的方向行驶,眼前是晨起的旭日,像流沙包溢出来的咸蛋黄,淹没眼前的景物。像一朵金黄色的花开,温暖的光束穿透凝聚在空气中的湿雾,映入街道和那家医院。我仿佛看见了哥哥。他就站在医院前的路边,跟我一样眺望着同一个方向,然后向我招手微笑。

我放慢车速。有那一刻,我听见他的声音,看见他宽大和粗糙的鼻子,更感觉到他的体温。和晨光一样,暖进心坎。

他看起来很快乐,很快乐。就像他平时看running man时一样,笑得很真实,很清脆。

今天是他的忌日,12月6日。那年这个时候,我从考场赶着回邻区的这家医院。妈妈在他身旁,哭红了双眼。我愣愣地看着躺在急救架上冰冷而僵硬的他,不知所措。伸手抚摸他僵硬的手臂,感受他的余温,尝试聆听他的心跳。

明天是他的生日,12月7日。明天25岁。

photo-3

祝你生日快乐,哥。我爱你。谢谢你这些年来的陪伴,请你永远,永远,永远不要离开。

正能量女孩

日式餐厅,他为迟到而抱歉说天阴阴的所以折返回公司拿雨伞。我说没关系,才刚想启齿问起近况,他一脸认真地说:「其实今天约你出来吃饭,是想告诉你一个坏消息……」

原本该是一个小时的‘庆祝’午饭,成了两个小时的沉重谈话。

实在太出乎意料,一个星期前非常兴奋地接受这份近乎四十%加薪的工作机会,今天却决定推辞。我在这行混了近两年,有过无数次的rejection、back-outs后(就今年大略就有超过总值一百千左右的负数),每次总会以为自己可以招架得住;事实是,每次的拒绝都在大大地挫败我的信心和热忱。当然,我学会面对它们,接受世事难料-尤其人心难测、更不能完全信任这回事,也懂得如何去理性应付,在此状况下搬出一系列能扭转危机的应对策略。但…还是很无奈。

以上是我工作日常的一部分。上个星期参与了学记聚会,因为大家最后一次见面是难以记忆之久,除了「最近怎样?」,会上流行的是这个:「你从事什么行业?」每当被问起职业,说真的,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答。当然,在职场上我有一套专业的答复,但当亲朋戚友问起,我发现自己往往词穷,然后说「帮人找工作的。」这……其实也没错,in the most unglam term;虽然,真正的工作性质是销售,是一个full-on的销售工作,差别就在于不卖产品,卖的是有情绪,随时会改变主意的人才。在我的专业世界里,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危机,因为人类是自古以来每刻都在改变、进化、捉摸不定的动物。

如此,能量在我的日常工作,很重要。过去这两年来,我有太多负面的时候。因为多变,所以很容易接触/产生负能量;当负能量侵蚀,业绩就相对下滑。抛开工作不说,你身边有负能量吗?无论是同事、朋友,或是家人——负能量的人顾名思义,情绪负面、消极、爱否定、爱抱怨,甚至表现极端;它藉由人与人的接触而流通,而且威力非常远播、强大。它像是你身上抹的香水,随着你的一举一动散发在气体里,沾到别人的衣领、渗透旁人的皮肤和毛发。

发现能量感染的威力,我警觉性地开始观察周围,识别负能量来源,并尝试保持和提升自己的正能量。例如写字,它让我抒发;例如说好话,它让自己和他人感觉良好。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负面的时候,重要是让正能量激发自己的潜能战胜负能量。

过几天是我24大寿,我先在这里写下对自己的愿望:

做一个正能量女孩!

(意志坚决)

归根

我的生活,只有工作和男朋友。

说出来还真尴尬。在一次下班后和同事在公司楼下的酒吧,一如往常,whiskey sour,谈话不离工作。十之八九是抱怨,其余的都是公司里的闲话、像接龙游戏一样的流言蜚语。待说到自己,我不禁打了个冷颤:我的生活,几乎只(剩)工作和男朋友……真的就像嘴里的饮料,酸溜溜、涩涩的,还带苦。

最近这两样组合结集成我的生活的,似乎有些改变。这里的改变指的是,我对他们的价值观。细节不便多说,但感觉就像从我的人生中第九千八百六十三次的睡眠里甦醒——心态淡然,非常轻松自然地领悟:他们是生活里的附属品;更准确的是,我是他们的附属品。

纠结了很久,我想最能帮助到我找回自己的,只能是文字。或许,重投文字的怀抱只是一个注脚,一个开始。

p/s: seeyinlove.com 被垃圾留言无情攻炸而被迫关闭;所有的文章一夜间消失,过去五年来最重要的人事物就像电影 A Beautiful Mind 里 John Nash 的幻想症一样,变成了鬼影,似是似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