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能量女孩

日式餐厅,他为迟到而抱歉说天阴阴的所以折返回公司拿雨伞。我说没关系,才刚想启齿问起近况,他一脸认真地说:「其实今天约你出来吃饭,是想告诉你一个坏消息……」

原本该是一个小时的‘庆祝’午饭,成了两个小时的沉重谈话。

实在太出乎意料,一个星期前非常兴奋地接受这份近乎四十%加薪的工作机会,今天却决定推辞。我在这行混了近两年,有过无数次的rejection、back-outs后(就今年大略就有超过总值一百千左右的负数),每次总会以为自己可以招架得住;事实是,每次的拒绝都在大大地挫败我的信心和热忱。当然,我学会面对它们,接受世事难料-尤其人心难测、更不能完全信任这回事,也懂得如何去理性应付,在此状况下搬出一系列能扭转危机的应对策略。但…还是很无奈。

以上是我工作日常的一部分。上个星期参与了学记聚会,因为大家最后一次见面是难以记忆之久,除了「最近怎样?」,会上流行的是这个:「你从事什么行业?」每当被问起职业,说真的,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答。当然,在职场上我有一套专业的答复,但当亲朋戚友问起,我发现自己往往词穷,然后说「帮人找工作的。」这……其实也没错,in the most unglam term;虽然,真正的工作性质是销售,是一个full-on的销售工作,差别就在于不卖产品,卖的是有情绪,随时会改变主意的人才。在我的专业世界里,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危机,因为人类是自古以来每刻都在改变、进化、捉摸不定的动物。

如此,能量在我的日常工作,很重要。过去这两年来,我有太多负面的时候。因为多变,所以很容易接触/产生负能量;当负能量侵蚀,业绩就相对下滑。抛开工作不说,你身边有负能量吗?无论是同事、朋友,或是家人——负能量的人顾名思义,情绪负面、消极、爱否定、爱抱怨,甚至表现极端;它藉由人与人的接触而流通,而且威力非常远播、强大。它像是你身上抹的香水,随着你的一举一动散发在气体里,沾到别人的衣领、渗透旁人的皮肤和毛发。

发现能量感染的威力,我警觉性地开始观察周围,识别负能量来源,并尝试保持和提升自己的正能量。例如写字,它让我抒发;例如说好话,它让自己和他人感觉良好。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负面的时候,重要是让正能量激发自己的潜能战胜负能量。

过几天是我24大寿,我先在这里写下对自己的愿望:

做一个正能量女孩!

(意志坚决)

Advertisements

归根

我的生活,只有工作和男朋友。

说出来还真尴尬。在一次下班后和同事在公司楼下的酒吧,一如往常,whiskey sour,谈话不离工作。十之八九是抱怨,其余的都是公司里的闲话、像接龙游戏一样的流言蜚语。待说到自己,我不禁打了个冷颤:我的生活,几乎只(剩)工作和男朋友……真的就像嘴里的饮料,酸溜溜、涩涩的,还带苦。

最近这两样组合结集成我的生活的,似乎有些改变。这里的改变指的是,我对他们的价值观。细节不便多说,但感觉就像从我的人生中第九千八百六十三次的睡眠里甦醒——心态淡然,非常轻松自然地领悟:他们是生活里的附属品;更准确的是,我是他们的附属品。

纠结了很久,我想最能帮助到我找回自己的,只能是文字。或许,重投文字的怀抱只是一个注脚,一个开始。

p/s: seeyinlove.com 被垃圾留言无情攻炸而被迫关闭;所有的文章一夜间消失,过去五年来最重要的人事物就像电影 A Beautiful Mind 里 John Nash 的幻想症一样,变成了鬼影,似是似非。